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调研园地
浅析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的四大困惑
作者:胡清文  发布时间:2016-08-25 17:48:21 打印 字号: | |
  经调研,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有着“两不便”问题较严重、出现新的不当干扰、协调、执行难度大和审判功能配置缺失等四大困惑。

           (一)“两不便”问题较严重

    “法律有预期不到的成本,往往造成法律的创造者和受益者的期望完全相反的结果” 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增强了人民群众通过行政诉讼维权的信心,行政案件数量呈爆炸式增加,案件类型涉及公安、国土、城建、政府信息公开、野生动物伤人和行政补偿等多个领域。由于受案地域范围扩大,行政案件集中管辖引起“两不便”问题较严重:一是当事人诉讼不方便。被告行政机关所在地和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人民法院距离较远,有的当事人到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法院诉讼需要坐车1-3小时,一个行政案件案件审理下来,要3--4次往返两地,行政诉讼成本增加,引发当事人提起行政案件诉讼不便。对105名受访行政案件当事人和律师就行政诉讼成本的认知进行调查表明:82%的受访当事人和律师均认为实施相对集中管辖增加了诉讼成本,且这种诉讼成本增加额度尚处于可以接受的范围(见当事人对诉讼成本的认知调查)。二是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不便。主要表现在:由于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人民法院与非本行政区域内的被告行政机关相距路途较远,在法律文书送达、调查取证和诉讼协调工作等诉讼成本较高,影响着行政案件审判效率。

      

           (二)出现新的不当干扰

    由于地方人民法院在办案时无力抗拒地方党政权力的干涉,加上“由于行政机关之间的隶属关系、官员定期交流、案件发生地和管辖地的党委、政府、行政机关的负责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干预成本较低等原因,管辖法院行政审判工作依旧深受影响,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不当干预和司法不公问题。” 非集中管辖人民法院所在行政区域的被诉行政机关会设法联系受案法院所在地的行政机关,只需通过其所在县(市、区)政府并经由集中管辖法院所在地人民政府出面协调,或者由两地共同的上一级政府协调即可,充其量只是干预环节增多,成本提高。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法院所在地政府根据当前存在的行政执法困境,或者为了推进政府重点工程,往往会出台有利于缓解行政难度的指令,对人民法院提出设置受理案件门槛等不合理要求,妨碍着行政审判权的独立行使。

          

           (三)协调、执行难度大

    “由于不少地方行政审判环境欠佳、案件受理和审理往往受到不当干预,行政审判面临全面性危机,突出表现为:行政审判的独立性不强,人民法院在行政审判中的权威性严重缺乏。行政诉讼管辖权范围与行政区划相脱离,对于行政审判而言极为必要。” 在“党管司法”的现行政法权力配置格局下,司法机关在权力体系中的地位日趋边缘化。 由于行政诉讼案件的处理涉及多元主体和复杂的社会关系,加上外地人民法院与本地行政机关和相对人间缺乏必要的牵制和管辖关系,行政机关往往不配合人民法院做行政案件协调工作,采取逃避的方式加以拒绝,甚至抗拒和阻碍人民法院执行,使得行政案件协调难和执行难问题更为严重。行政案件执行难主要表现在:行政诉讼执行率偏低、行政机关抗拒执行和行政机关采取不正当手段阻碍执行等,执行不力进一步把行政审判陷入困境,正如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指出的那样:近年来,行政案件的上诉率和申诉率不断攀升,案件质量问题不容小视。“这些异常的数据和反常的事例已经表明,现行行政审判体制中“行政诉讼管辖权范围与行政区划完全对应”的设置存在着严重的制度性缺陷,已经导致行政诉讼制度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四)审判功能配置缺失

    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法院确定后,非相对集中管辖法院不再管辖本地区内的一审行政诉讼案件,仍保留行政庭主要负责非诉行政执行案件的审查工作、配合相对集中管辖试点法院做好本地行政案件的社会稳定工作和其他属于行政审判职能的工作,致使多数非相对集中管辖法院行政审判庭不能行使其行政案件管辖权,其经由监督制约政府蜕化成为行政机关非诉执行案件的“执行局”,直接导致非集中管辖法院审判功能配置的缺失,致使该法院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日益下降,出现多数非相对集中管辖法院行政审判庭忙于审判民事案件而趋于边缘化境地,动摇了现行行政诉讼法所确定的审级。
责任编辑:胡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