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调研园地
建立以法官为中心的司法保障机制是建立新的审判体制的必然要求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5-11-24 16:02:35 打印 字号: | |
  人民法院的最基本的职能是审判,因此,人民法院最核心的工作应当是审判工作,而直接从事审判工作的法官则应当是人民法院的核心力量,法院除了审判以外的所有其他工作,都要以服务和服从于审判工作为出发点,保障法官高效、顺利地行使审判权。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法官行使审判权的方式方法都会有很大的改变,作为审判权运作的保障体系自然而然也应当顺应这种改变,与时俱进,做到审判工作和法官需要什么,保障机制就提供什么,适应司法体制改革的新常态。

    依法治国最为强调的就是处理一切事务都以法律作为依据,尽可能避免人为因素的介入而导致裁决处理不公。因此一个法治社会中,诉讼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最为基本的途径。这是因为诉讼有非常严格的法定程序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力,其运行过程公开透明,严格依法裁判,因而容易让整个社会产生一种自然的不自觉的信任,这种信任进而上升为一种信仰,一种文化。这一点与少数人甚至是“一言堂”通过闭门会议作出的行政命令相比更容易让人产生信任感。基于这一点,在依法治国社会环境下,作为国家审判机关,就应当成为社会治理的核心力量,而法官则应当成为核心中的核心。在十八大后国家推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司法体制改革作为其中的重点,以侦察为中心改为以审判为中心,实行法官员额制、法官区别于公务员单独序列管理等,这些都体现了以审判为核心、以法官为核心的思想。司法保障机制相应也要突出审判工作和法官的核心地位。

    然而在当前情况下,许多地方司法保障的方向和重点都有一定程度的偏离。审判工作和法官没有成为司法保障部门最为核心、最为优先考虑的一环。造成这种局面,笔者分析,主要有几下几个的原因引起:

    1、行政管理模式导致的法官等级与承担审判工作量的倒挂。由于我国长期以来司法工作都是由行政官员行使,也就是说司法其实是行政管理中的一项重要工作甚至是主要工作,近代以来,司法部门虽然从行政部门脱离,但仍然被看作是一个行政部门或者说他仍然是以金字塔式结构的行政管理模式在运行。审判工作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种事务性工作(虽然它表面上仍然被称为法律裁判工作,由于他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而少有人认为他只是一种司法技术性工作),因而审判工作都是按一般性事务的操作方式进行,即大量的审判工作都由职级较低、工作时间短的法官承办,资深法官、职级较高的法官则主要承担管理职责,对案件进行审核把关。这种模式造成的后果是:越是工作资历浅、时间短、审判经验不足、法官等级低的人越要承担更多案件的审理,而职级越往上、法官等级越高的人具体审理案件越少甚至完全脱离审判工作;同时这种模式还造成了法官晋升与案件承办的逆向流动,即法官随着审判经验和生活经验日渐丰富、法官等级的提高,不是被越来越多地要求承担更多的审判任务,而是因为审判业绩好被提拔而向审判工作任务少的岗位逐步流动,慢慢减少审判工作,或者到其他管理部门去担任领导职务,完全脱离审判工作。目前,在法院领导层和管理层的人员中,普遍都是从审判一线提拔而来的,法官等级普遍高于具体承办案件的法官,但除少部分审批法律文书、参与讨论重大疑难案件外,大多从事的工作几乎与审判工作没有关系,因此,他们很难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官。在这种管理模式下,法官(这里专指具体承办案件的审判人员)不仅不是法院的核心,反而是金字塔结构中最底层的人,这就决定了真正的法官在整个法院的体系中除了书记员等一些辅助人员外地位是最低的。法官的真实地位实际上决定了法官的需求就不能成为司法保障部门最为优先考虑的事情。司法保障是从大局、领导需求、管理层需求和审判需求的顺序来供应的,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审判需求往往是最后考虑的选项。

    2、司法管理理念的落后造成法官和司法保障人员服从与支配地位的倒挂。原最高院王胜俊院长曾指出,审判管理与人事、政务管理这三大管理中,审判管理是核心,人事管理和政务管理都应当服务于、服从于审判管理。这三大管理一个是对审判业务的管理,一个是对法院队伍建设的管理,一个是对与审判相关的其他事务的管理,不管是哪一个方面的管理,都应当是服务于审判工作、服从于审判工作的需要,但是现实中这种关系却有倒置的倾向,审判管理成了管理审判,人事管理成了管理人事,政务管理成了管理政务。这种顺序的颠倒并不是在玩弄什么文字游戏,而是应然与实然的一种错位。审判管理的职能应当是为了保障法官有序地、符合法定程序地开展审判活动,辅助法官进行一些程序性事务,但是现实中审判管理却异化成通过对裁判文书的审批掌控裁判结果,通过对案件的评查随意对法官的裁判作出评价,通过指标考核决定法官的经济待遇,其服务性质完全淡化,而其管理、约束、调控功能却得到异常强化;其二,人事管理其本质意义也应在于调配审判所需的人力资源,使其达到优化组合,合理安排审判人员与管理人员的比例和关系;提高审判人员业务素质和政治素质,以保证公平公正的审判,然而,现实中有许多人事管理异化为人际关系,服务于审判的意识反而不强;其三,法官与后勤保障方一个是需求方,一个是支配方,由于各个部门之间、各种工作之间都存在对有限资源的需求竞争,这就使得具有支配权的司法保障部门具有优势地位,对有求于人的审判部门的法官就有了支配地位,形成了事实上的管理与被管理、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而谈不上服务与服从的关系。

     3、错误的政绩观造成审判工作与其他工作地位的错位。审判工作无疑是人民法院的中心工作,但是实际中他的地位往往不如一些其他工作更能引起重视。一些领导认为,审判工作是法院的基础性、常规性、流水性工作,这些工作有业务庭室的庭长们管理就可以了,院领导则应关注于全局性事务,这些全局性事务包括处理好法院与上级法院、党委、政府、人大的关系,应对和应付这些机关对法院的各种考核,完成上级机关、党委、人大等交办和组织的活动,抓好涉诉信访工作,进行法制宣传提高公民法律意识,宣传自己提高法院执法形象,搞好舆情应对,防止法院陷入舆论漩涡,搞好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法院的外在硬件形象等,认为这些活动才是法院的大局。

    一些领导干部不把抓好审判工作作为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是因为审判工作做得再好,也不是很容易一眼就看得出来,因为审判工作的效应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效果,难有短期效应,且很需要运气,九十九件做好了,一件没做好就前功尽弃,而上级机关往往是通过民意调查和设定考核指标来进行量化考核,而考核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需要人为操作,从而使客观指标实际成为主观指标,因此,一些人认为工作做得好不如考核应对得好,而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应对考核、如何操作民意,考核时打通考核人员的关节等方面。因为关注的焦点不在审判工作上,也必然会导致在人、财、物安排的焦点偏离审判工作,使审判工作不能成为司法保障的重点。

司法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建立一种以审判工作和法官为核心的管理体制,因此为了保证这种管理体制的建立健全,就需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管理制度、管理体制、物资、人员配置等诸方面的保障机制。而不能狭义理解司法保障只是提供后勤物资的保障。司法保障机制最主要要理顺好以下几方面的关系:

    一是要树立以审判工作和法官为中心的保障意识,做好以审判工作和法官为核心的制度设计和体制安排,为改革做好制度准备。

    二是做好法官员额制的改革,理顺好现有法官入额的问题。司法体制改革对法官最大的触动莫过于员额制改革,目前有大批的领导和管理干部都是具有法官资格、从审判一线提拔上来的,他们没有从事审判工作并不是他们自己不愿意承办案件,也不是因为业务水平低而脱离审判工作,大多反而是因为业绩好而受到提拔重用,如果仅以他们没有承办案件而不让他们入额,这是枉顾历史,也是明显不公平的;而目前在审判一线的法官由于名额的限制势必有一部分不能入额,对于一线法官自然在思想上有很大的冲击,因此,如何保证改革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平稳过渡,需要一种改革的智慧和制度的巧妙安排。

    三是做好人员配备工作,理顺好法官与行政人员、辅助人员的关系。建立以法官为中心地位的人员管理体制。由于名额限制而不能入额的现有法官只能做行政管理人员或司法辅助人员,与法官在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异,一部分不能入额的人会有思想情绪,因此,如何做好这一部分人的工作,使其能尽职尽责地为法官做好服务,是做好人员分类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

    四是做好审判管理,理顺好法官独立审判与司法统一的关系。由于法官对自己审判的案件有直接签发裁判文书的权力,取消了审批制,而法官之间没有沟通机制的话,势必会因为各行其事,容易造成同一法院对于相同的案件作出不同的处理结果,为避免这种现象,应当做好一种制度安排以消除这种现象。

    五是做好法官的保障机制,理顺法官的司法豁免权与案件终身负责制的关系。许多人担心法官虽然提高了待遇,但与法官所承受压力不对等,随时有受到责任追究的可能,导致法官不敢办案,因此,保障法官正常履行职务不受追究、建立法官司法豁免权是非常重要的。
责任编辑:侯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