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概况 > 法官名册
暗夜中那一窗的灯光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5-10-27 11:39:42 打印 字号: | |
  ——记安仁县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刘红兵

    夜幕降临,安仁县人民法院审判大楼已经被一片朦胧夜色笼罩,四周一片寂静,唯有一扇窗里还亮着灯光,里面时不时传出有人说话的声音。夜越来越来深了,那一窗的灯光在暗夜中显得格外的明亮。

    这是民事审判一庭的办公室。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摆着大量的法律书籍和法律工具书,以及一堆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案卷材料。靠里的墙面上挂着一块黑板,那是民一庭的开庭排期提示栏,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近一段时间安排好开庭时间的案件。此时,副庭长刘红兵正在调解一件共有纠纷案,这个案子下午开完庭后,一直调解到晚上,还没能调解好。案件缘于原告的丈夫在外打工出现工亡事故后被补偿了近百万元,为此款的归属与被告其婆婆发生纠纷。考虑到双方还有一个小孩仍然是双方之间亲情的纽带,如果简单判决,可能使双方的矛盾激化,对于小孩的成长不利。刘红兵下决心一定要将案件调解好。案件一直调解了五个多小时,终于使双方达成协议,其时已经是快十二点了。第二天早上,刘红兵又趁热打铁,驱车赶到广东省怀集县,将存款取出来,按照协议内容将钱分配到双方手中。这样,一件剑拔弩张的案件终于以双方和解告终,双方都为刘红兵对案件如此负责的态度非常感动。

    熟悉法院情况的人都知道,民事审判庭是法院内部案件最多、最烦琐,案件矛盾最容易激化的部门,需要审判人员具有极大耐心、花费极大的精力和时间,尤其是近年来,民事案件呈“诉讼爆炸”态势,案件逐年增多,民事庭晚上加班几乎可以算是一种“新常态”,民事庭窗前的灯光几乎可以算是法院夜晚的一个固定的风景。而年近五十,在民事审判队伍已经奋斗了三十年的刘红兵仍然坚守这一块阵地,更是尤为不易。

          三十年的坚守熬白了他的头发

    1985年,十八岁的刘红兵考入法院,从此开始了他的法律求索之旅。他先后在偏远的灵官、关王法庭工作多年,从书记员到审判员到负责法庭的全面工作,他这个县城长大的孩子,将他的前半生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却奉献给了偏远的山区。那时的法庭条件非常艰苦,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都是搭在其他单位的食堂勉强解决,唯一的交通工具只有一辆自行车,而且因为辖区大部分为山区,连自行车都没办法用,许多时候他都是手提一个包,装上案卷,带领书记员步行到山里去,吃住在农家,有时一住就是好几天才能回来。长期在山区法庭工作,使得刘红兵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近年来,民事案件数量上升非常快,民事庭的任务越来越繁重,许多在民事庭工作的人都感到不堪重负,纷纷想办法离开民事庭,而年已不轻的刘红兵却能毫无怨言地接受院党组的调配,来到民事庭工作。民事庭只有两名法官,每年却要承办三四百件案件的审理任务,除了出差送达法律文书、在接待室接待当事人和律师,日常的时间基本上是在审判台上度过,而判决书等裁判文书则只能在晚上或者星期天时间来写。近几年来,刘红兵每年的办案数都在一百五十件以上,数字看起来似乎并不起眼,却不知这里面每一个案件都必须要花费极大的精力,一些案件甚至可以用呕心沥血来形容。

    截取2011年以来刘红兵获得的荣誉,我们可以看到他为之付出的心血:2011年被中共安仁县委嘉奖;2012年被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办案能手”称号,被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授予“办案标兵”称号;2013年被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调解能手”称号;2014年因个人办案数居全省法院法官前列而受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通报表扬,并被郴州市中级法院评为“先进工作者”。

如今的刘红兵已经从一个青葱少年变成持重中年,满头青丝也已辍上了丝丝白发。然而三十年的坚守并没有使他对民事审判工作感到一丝的厌倦。他说,只要工作需要,我就会一直干下去。

         为民解忧的理念浸透他每一个细胞

    民事审判与刑事审判和行政审判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不仅要求法官运用法律对案件进行法律判断并作出裁判,更重要的是要在查清事实、分清责任,依法裁判的基础上,化解矛盾,防止矛盾激化和民转刑,促进社会和谐,家庭稳定。因此,民事审判的功夫不仅在庭上,更在庭外。庭外调解花的时间和精力比在庭上开个庭,办公室写个判决书要多得多。文采飞扬的一份判决书有时候实际上却不如一份简简单单调解书来得漂亮。这是社会对民事审判的基本要求,也是民事审判具有的独特的社会功能,作为一个老民事法官的刘红兵对此更有深切的理解。他通过多年的总结提炼,提出了“三步法”调解原则,第一步:热情接待,为调解打下良好基础,接待当事人和声细语,一张笑脸,一杯热茶,拉近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心理距离,使当事人对法官由敬畏转变为亲近,对法官的劝导更容易接受,从而创造一种良好的调解氛围;第二步是把握时机,寻找突破口,一些案件仅靠磨嘴皮子效果并不好,这就得需要法官从其他的角度、不同的思路去切入,如从主体上可以请人民陪审员、当事人的代理人、律师、当事人的亲属及对其有影响力的朋友等进行说服;在时间上可以是上班时,也可以在下班后或休息日;在地点可以在庭上、办公室或其他场合;方式上可以打电话、面对面、背靠背;在程序上可以庭前先调、庭上调和庭后调。第三步是分清责任,公平公正,调解的基础是事清理明,调解的原则是不偏不侉,心底无私天地宽,不吃不拿说话胆气壮,令人信服。刘红兵就是以这“三步”将调解工作贯穿于他所审理的每一个案件,仅以2014为例,他共审结155件案件,其中调解结案的就有109件,通过调解后当事人主动撤诉的19件,调撤率达到82.6%。近三年他在民事庭共审结案件近五百件,实现“三无”,没有一件被二审发回重或改判、没有一件案件引发上访缠诉,没有一个当事人对他投诉。

      以“德正方能法严”的信念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

    刘红兵常说“德正才能法严”,法官的权威性来自于法官的廉洁无私,当事人对法院的服从来源于对法律的敬畏和对法官高尚品格的信赖,基于此认识,刘红兵始终坚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的法官操守,不拿不吃不要。与当事人在情感上亲近,但是在人情上则敬而远之,保持一定距离。拒不完全统计,刘红兵的近三年时间内拒收礼品礼金上万元,拒绝吃请上百次。

    法律就像是黑夜的茫茫大海中一盏航灯,法律就像严寒的冬天里的一把火。而我却感觉到,那黑夜中一窗的灯光,也像是黑夜中的航灯,冬天里的一把火。
责任编辑:侯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