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审判研讨
格式欠条记载还款情况部分被撕掉应如何处理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4-10-17 15:52:02 打印 字号: | |
  [案情] 唐某因开办私营企业向民间筹集资金,李某以唐某向其借款到期未还,持唐某所具欠条向法院以民间借贷纠纷提起民事诉讼。李某提交的欠条载明,唐某向李某借款180万元,并约定了利息和还款期限。李某起诉称,唐某向其借款到期后未归还分文,要求唐某归还本金及约定的利息。唐某在接到起诉状副本时当即表示,向李某借款180万是实,但已陆陆续续归还了一百万以上,每笔还款自己均有登记,并当即向法院出示了自己的原始记载。唐某表示,自己向他人借款都是采用格式欠条,在欠条的下半部分是一个表格,用于填写每一次还款的情况,双方签字确认,在向李某出具的原始欠条上也有记载,现在李某将欠条下面记载每次还款情况的表格撕掉了。经法院查验,该欠条为格式欠条,出借人、借款人、借款金额、约定利息、还款期限及借款日期部分为手填,其余部分为现行打印,欠条只有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有撕扯痕迹。由于唐某借款很多,且已有多人起诉,从已起诉的案件提交的欠条来看,下半部分确有一个表格,已经归还一部分的欠条上均有归还欠款的金额、时间和出借人、借款人的签名。李某对此的解释是,此欠条下半部分原来确有一个表格,但唐某并未还款,因此,表格内是空的,由于保管不善,下半部分破烂了,故将破烂部分撕掉了。

  [分歧]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对如何处理存在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判决唐某归还全部欠款及利息。理由是:李某所持欠条具备一个完整的欠条所要求的形式要件,且唐某对此欠条的客观真实性不持异议,该欠条真实有效。至于唐某是否归还了一部分,应由唐某举证,而唐某现在能举出的证据仅为自己登记的情况,而这种自行登记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很难作为证据使用。正常情况下,民间借贷一般是在归还欠款时将欠条收回销毁,分期分批归还的,由出借人向借款人出具收条留存。借款凭据和还款凭据对向各自保管,在发生纠纷时以各自保管的对方出具的凭据进行对冲,这是一种基本常识,唐某将归还欠款的情况记录在由出借人单方保管的原始欠条上,本身就违反了一般常识,应当承担还款证据灭失的风险。由于唐某并没有完善的财务体系,又是以现金交易,在原始证据灭失的情况下又不能举出确凿的证据进行佐证,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某的行为是一种恶意诉讼,有违民法上的诚实信用原则,应当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让李某承担有违诚信的代价。理由是:李某所辩称的因为下半部分破烂而将破烂部分撕掉的事实有悖常情,即使是下半部分破损也不应当撕掉,因为就算表格内容是空的,也是借款人未还款的一个有力的证据,这对自己是的利的,而将其撕掉明显是欲盖弥彰。

第三种意见认为,应当认定唐某提供的自行登记的还款数额,剩余部分判决唐某归还。理由是:唐某出具的欠条是一个格式欠条,其完整的欠条包含欠款情况和还款情况,而李某起诉时所提交的欠条并不是原始的、完整的由唐某出具的欠条,在起诉的主要证据上存在重大瑕疵。虽然唐某将归还情况记载在由李某保管的欠条上,与一般惯例不同,但李某应当将该部分妥善保管,即使该部分是空白,也不应当予以撕毁,因为空白表格也是一种证据,即可证明唐某并未还款。因此,不能认为表格是空白的就没有保存的意义。不管是李某有意毁灭证据,还是将证据撕下拒不提交,由于该部分证据是对李某不利的,因此,可以推定唐某的主张成立。

  [评议]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就本案的情况来看,按照日常生活经验,180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讲是一笔巨额资金,因此,对于一个关系到一笔巨额资金的欠条,一般人在保管时都会特别谨慎小心,即使是不慎将一部分弄破,也会小心粘贴好,因此,李某解释是因为弄破了而将其撕掉,不太符合情理。而唐某自己在还款后作的记录,在正常情况下并不具有证明意义,目的只是他自己作为记录备存,在不知道李某会将记录还款情况的表格撕掉的情况下,不会故意多记或凭空记录,因为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在有双方签字确认还款情况的情况下,唐某自己的记录除非能与双方签字确认的情况完全相互印证,任何的不一致都只能以双方签字确认的为准,而不可能以唐某自己记录的为准,这一点,唐某应该是非常清楚的。因此,在排除唐某知道李某撕掉欠条下表格的情况下而补写的外,这种记录具有一定的可信度。虽然仅凭这个记录并不足以证明唐某的还款情况,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之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的,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结合这二个方面的因素,可以对唐某提供的记录予以认定。

  如果按照第一种意见,单纯从现有证据出发,不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不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去判断,不仅可能使案件出错,还有可能纵容李某的恶意诉讼,甚至可能诱使其他的债权人也仿效李某的做法,由于唐某的债权人很多,唐某还款已经非常困难,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将更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后果。而在唐某自认尚有一部分欠款没有清偿的情况下,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显然是不妥的,至于李某的行为如果查证属实为故意毁灭证据,可以按照民诉法的规定进行处罚,因此,第二种意见也是不正确的。
责任编辑:侯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