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紫云英美丽的归宿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4-08-08 17:34:52 打印 字号: | |
  小时候是在江南的农村长大的,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许多东西都已经淡忘了,但是,由紫云英铺就的美丽的画卷还会时常在梦境中出现。

    江南的冬天没有北方的冬天那样萧杀,但是依然是四季中最为凋零的季节,金黄色的稻浪在秋收后就消失了,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只剩下一茬又一茬收割后残留下来的禾蔸,使得冬天江南的田野上只剩下了无生气的灰暗气息。

    不过江南的冬天到底是短暂的,春节刚过不久,大地回暖,谁家屋旁的几棵光秃秃的桃树上就缀上了几点绿苞,过不了几天就开得满树粉红的桃花;也不知是谁在一处田边种了几棵梨树,满树地开着洁白的梨花,白白的一大片;连山脚下那一簇簇乱草中也点缀上了几点米黄色的叫不上名字的花。不过,江南的春天中最为壮美的还是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紫云英。

    那时候还不知道这种美丽的小草有紫云英这种极富诗意的名字,我们都叫其俗名红花草紫。在秋收之前,农民伯伯就在田里撒下了红花草紫的种子,红花草紫在冬天的生长是极其缓慢的,到了春天,才会在蛰伏了整整一个冬天后快速而蓬勃地生长起来。不经意间,那空闲了一个冬天的田野上泛起了一层毛茸茸的绿,那嫩绿如春雨中的池水,一天天地涨溢,不久就将田地里那一茬一茬的禾蔸浸没了,于是一眼望去,满眼就一大片的绿,如大地披上了一层绿茸茸的毛毯。

    紫云英在绿遍了田野后开始慢慢长出一些花,不久就开得遍地都是,那花海的壮丽堪比秋收前的稻浪,却比那稻浪更加丰富。稻浪是一片纯粹的金黄,而紫云英的花海却有更有层次和丰富的色彩。紫云英的花底色是白的,花瓣尖处却是紫红色,在绿色的底色上,白色的花中点缀着大量的紫红,看起来令人如痴如醉。春天多雨,每到雨后的早上,大地笼罩在迷漫的薄雾中,铺满了紫云英的田野上更像是梦中的仙境。几个早起的农民,披着蓑衣,赶着牛,在花海中的田埂上行走,使得这幅诗意的水彩画更加动感起来。而天气睛好的时候,田野里就成了我们这些顽童的乐园,我们扑进花海中,与那些蝴蝶和蜜蜂一起尽情的追逐、打闹,情之所至,还会在里面翻滚一番,每次都弄得浑身的绿渍。那个时代每一个人都对集体的农作物是极珍视的,绝不会容许我们有偷食或破坏的行为,但我们如此糟蹋紫云英,大人们却表现出少有的宽容,很少有人阻止我们,连那些贪吃的牛在里面大块朵颐时大人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紫云英的花期是很长的,一直开到春耕的时候仍然没有一点要凋零的迹象,然而在我们仍然意犹未尽的时候,那些大人们却将一条条养了一个冬天的壮硕的耕牛牵到田里,毫不留情地将那些开得正旺的紫云英犁翻。很快,那些翻转过来的泥块就将紫云英埋在身下。犁过的田野里只剩下那些田角边没犁到的地方还残留一些紫云英的花在索索发抖,整个田野充满难看的泥块和污水,一片狼籍,难看极了。丑陋将美丽埋葬了。

    每当这个时候,孩童的我总是会黯然神伤地坐在田边,一边为身边的美境遭到破坏感到惋惜,一边痛恨着那些牛和大人们的无情和冷酷。那时我真不明白,既然不要它们,那当初为什么又要种呢?

    有一天我实在憋不住了,问我父亲,红花草紫长得那么好看,你们为什么要把它们犁到泥水里去?父亲怔了一下,然后告诉我,红花草紫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肥田的。

    当夏天来到,金黄的稻谷被风吹成一片稻浪的时候,我知道这一美境是春天紫云英美丽的花海换来的。紫云英是美丽的,但是,当它们被翻到泥底后,用自己的身体肥沃着土地,把自己怄成养分供稻谷生长,换来人间的丰收,从这一点看,紫云英有归宿就显得更加美丽了。

    当代的农村因为化肥的大量使用而少有种植紫云英用来肥田的,美丽的紫云英已经很难看到了。然而,在紫云英中赏玩春天却是我童趣中最为深刻的记忆,童稚的我也许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的东西,但是,许多事情许多事物都会在其中蕴含着哲理的东西,生活历练越多,悟出的东西就越多。
责任编辑:侯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