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游九妹仙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4-07-25 16:29:44 打印 字号: | |
  在法庭的正对面,是一座叫九妹仙的山。每天从法庭出门,九妹仙便迎面扑来,满眼的一片绿。

   不清楚九妹仙的海拔是多少,在周围众多的小山包中,它是最高的,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但九妹仙绝不是什么名山,也算不得旅游胜地 ,只不过在周围谭家垅、周家坳、谢古山等平凡俗气的山名中,独它叫九妹仙,彼有一点仙气的山名便使它有了一种神秘的感觉,一听到它的名字,就不免令人想起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刘海砍樵中的九狐仙。只可惜问了好几个当地人,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知道九妹仙为什么叫九妹仙。不过必然是有一个或浪漫或凄美的神话故事传说的,我想。

   一日周末,工商所的小陈约我去爬九妹仙,我欣然应邀。小陈比我早几年来到这个山区小乡工作,比我熟悉一些。小陈说要上九妹仙,须从后山上去,于是带我沿着山脚绕到后山,后山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直通到山顶。其时正是杜鹃花开时节,漫山单调的绿色,经几簇或鲜红或紫艳或素白的杜鹃花的点染,使山色增艳不少。离开家乡十多年,居然一直没再见过小时候叫映山红的花了。今日一见,童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摘几片花入口,一边咀嚼着童年时光的味道,一边继续上山,快乐童年时光的那种酸甜味道立即沁入心脾。

   正腰酸腿软的时候,小陈指着前面一块小平地,说那就是山顶了。看到山顶不远了,立时腰不酸了腿也不软了。走上小平地,穿过一片浓密的灌木丛,顿感豁然开朗,天和地畅亮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离我们最近的山脚下就是我天天工作生活的法庭所在地的小集市,狭小拥挤。狭窄的街道两旁几乎没有什么漂亮的新建筑,大部分都是一些陈旧破败的老房子,周围则散乱的分布着一些同样陈旧的民居,与那些菜地、水田交错间杂。从相对还算繁华的小城来到这个离现代文明还很遥远的小乡工作,我的心情一度非常灰暗。但是,今天登高望远,看到的是同样的环境,感觉却完全不一样,距离将那些杂乱的东西都淡化隐藏了。小集市现在只是眼前这幅巨大的田园山水画中一小片的边缀,连平时受视线所限看不到的远处的群山也变成了几个小土堆,似乎伸手可及。眼前就像是一个大弧形的画盘,天际处是渐淡渐隐的黛色盘边,盘中右边是一些五彩斑澜的色块,金黄的是油菜花地,碧绿的是蔬菜园,绿中缀紫红的是草籽田。各种色块看似杂乱无章,如一稚童随意涂鸦,然而那种率意而为的萧洒却又像是一个高明的画家挥洒而就,显得错落有致,极像一幅写意的色彩艳丽的水彩画。盘中左边的主色调则是灰白,一大片什么也没种的水田,映着淡淡的天色,浅灰色的田埂将天色的水田分成无数无规则的小块,显得比那些规整的色快更加写意,如一幅色彩淡润的中国水墨画。那些颇具江南特色的古朴民居,就像画家用寥寥几笔勾画,点缀在画中。水田中,几个农民正赶着牛在耕田,农民和耕牛,成了画中的点睛之笔,静中有动,物中有人,使得这幅水墨画更加生动。

   平素暗流汹涌,其势滔滔的永乐江现在变成了一条银白的带状物,从画盘中蜿蜒穿过,如一条悠闲的小白蛇在其中迤俪而行,又如一条银丝带将各种不同的景致串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和谐而有韵味的整体。永乐江难道是九妹成仙后遗落在人间的腰带?

   站在这里,上前一步是一景,后退一步又是一景;左看是一景,右看又是一景,可谓满眼皆景也。满眼的景色令我陶醉,使我留连,贪看良久,不忍即返。

   从山的另一侧下山,忽见半山腰有一大块的绿,平滑如镜,犹如一块巨大的绿宝石镶嵌在山腰间,不禁大为称奇,跑下去要看个究竟,小陈淡然一笑,“那是一个小池塘”。

   小池塘?一个小池塘怎么会绿成这样?好奇心驱使着我急步朝着池塘的方向冲了下去。走得近了,果然只是一个小池塘,驻足观望,那池塘绿幽幽的,绿得有点不真实。浓稠的绿,估计用手扒开也得费点劲。心想大概水里长了大量的绿藻吧,又或者是大量树叶积腐而成?为一探究竟,我扯着灌木,一直下到水池边,那绿却倏地不见了,水却是清澈见底,连水里面几条游弋的小鱼都能清晰地看到。靠近山体的一侧,有一条从山顶下来的小溪,另一侧则有一个出口,水继续从小溪往下流,原来水是活水,只是在这里积聚停留而成了一个山间池塘。掬一捧水一尝,虽略带一点土腥味,却是甜甜的山泉味道。

   从池塘边上来,回头一看,那水又是绿的了。原来不是水绿,而是山绿,四周的山将自己的绿一齐倾到在里面了。

   回到山下,从水田的田埂穿过,几个农民仍然还在赶着牛在耕田,浑身沾满了泥浆。菜地、水田、种菜耕地的农民,在农村是常见的,站在这里往四周看,往山上看,都没有什么让人感到特别神奇的。尤其是对于种菜耕田的农民,水田和菜地在他们的眼中更是熟视无睹,但是站在山上看,不仅水田和菜地成了美轮美奂的风景,连劳动中的他们自己也成了风景了。

   曾经我对于到这个封闭的山间小乡来工作感到过极度的失望,对自己的前途很是悲观。然而,在这些朴实的农民眼里,法官却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每到一地,他们对我们都是极其尊敬的,只是我自己浑然不觉。当我们将法庭搬到田间地头的时候,当我们穿着法官服在田间穿梭的时候,也许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一幅亮丽的风景。如果我们只是囿于自己的小圈子,也许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得到让自己感到不如意的感受,但是,跳出这个小圈子,换个角度,站得更高一点,看得更远的一点,虽然看的还是一样的东西,但感觉和心态却完全不一样了。看景是这样,看事物也是这样。

   在日后办案的过程中,我还时常会想起我看山腰间那个绿色的池塘的情景,好多案件,如果你不到事实的身边去看,你就看不到事实的真象。
责任编辑:侯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