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夜走金花村
作者:阿梦  发布时间:2010-10-15 15:50:43 打印 字号: | |
  那是十五年前,我进入法院工作的第二年,在边远的山区法庭——关王法庭担任书记员。这一天,我和庭长来到豪山乡金花村一个海拔近千米的小山村处理一个案件,案件调解好时已近午夜,因为第二天有案件开庭,所以我们谢绝了村民的热情挽留,执意返回。车和司机留在山下的村委会,只有步行下山。“晚上下山的路不好走,要特别注意”村民们一再叮嘱,并给我们每人拿了一个手电筒,安排两个壮年男子送我们下山。

  护送我们的村民带着类似矿灯的照明工具,腰上系着电瓶,灯泡戴在头顶上,光线很亮,而且不象手电筒那样会随着手臂甩动而晃动。我们一行四人沿着简易的盘山公路下山,山势比较陡峭,路较窄,弯多且路面不平,路的一边是山谷,手电筒那昏暗的光照不到底,只能偶尔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才能感觉山谷的幽深。村民提醒我们尽量靠路的内侧走,并说晚上走山路与白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虽然山下已是早春,但山上还是残冬。走了一段路后,身上有些发热,但山风吹在脸上感觉很冷,而且渐渐地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双腿机械地往前迈动,这可能就是村民所说的感觉不同吧。忽然看到远处天幕上闪烁着几点光亮,我还以为是星星,但村民告诉我们那是对面山上人家的灯光。这时想起年少时读过的《天上的街市》,看来在这寂静的大山里,我也分不清哪是灯火哪是星光,竟然羡慕这恬静悠然的天上人间了。

  到达村委会后,护送我们下山的村民返回了,我们叫醒在村干部家里休息的司机,也乘车返回法庭。因上年夏天的山洪冲毁了河堤上的公路,汽车只能从河道中慢慢涉水而行。或许是太疲倦了,或许是哗哗的水声有着独特的催眠功效,坐在车上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糊中感觉一阵阵凉意从脚而起,醒来一看,车停在河道中央,司机趴在车前摆弄一会后说车坏了,今晚没办法修好。车上无法呆了,我们只好淌过刺骨的河水上岸,准备步行到两三公里远的一个养路工班再说。

三个人在河边的机耕道上摸索着前行,这是一个较宽的山谷,小河从中间流过,两边大山的轮廓依稀可辨。村落依山而建,星星点点的灯火沿着两边的山脚,延伸到前面很远很远。不时传来几声犬吠声,让四周显得更加寂静,宛如世外桃源。

  到达工班时,已是凌晨两点多钟。工班负责人是个熟人,赶紧安排我们到招待室休息,并讲一早用施工的拖拉机送我们回法庭。疲惫不堪的庭长和司机很快就进入梦乡,而我躺在床上却无睡意,刚才夜走金花村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是呀,对于我来说,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夜里从大山中走过,总有些让人难忘吧。
责任编辑:阿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