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法官培训的变迁
作者:胡清文  发布时间:2009-07-01 15:46:07 打印 字号: | |
  我是一名基层人民法院的法官,二十五年来所参加的各种法官培训的一些琐碎记忆,见证了我的成长历程,也见证了法官培训的变迁。

  1985年,我从非法学院校毕业分配到一机关工作,1988年7月一个选调的机会让我走进了人民法院。当时,我在刑事庭担任代理书记员工作,对法律拥有玫瑰色的梦想。那时的法官培训比较少。我们除了自学法律书籍外,主要是“师傅带徒弟式”跟着老庭长下乡,做笔录,从处理案件中学习法律适用的方法和技巧。

  九十年代中后期,法院系统开始开展了法官的法律专业学历教育。对绝大多数如1985年的高中毕业招干生,外单位选调的干部和复转军人等法官群体进行法律专业的学历教育。我们通过成人高考入学,参加全国法院系统法律业余大学大专班学习,学制为三年。由分配到中级法院的政法院校法学本科生担任法律业余大学的老师,定期集中在借来的黑板教学课堂上课。每次集中上课时,我们十余人一起坐着法院的警车驱车去百里之外的中级法院培训学习。我们常常带着一些审判中遇到的新型案例和问题向业余大学老师请教,有时也一起开展班级案例研讨。有时业余大学老师也没有办法解答一些难题。每期期末由省院和中级法院的老师监考进行闭卷考试。个别舞弊被抓的学员作零分处理,还要参加下次补考。所有功课考试成绩合格者由法律业余大学发放毕业证,成绩优秀者被评为优秀学员。现在回想业余大学的情形其乐融融。

  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颁布以后,对法官的学历要求要达到本科文化。1986年,我又报名参加湖南湘潭大学主考的法学本科高等自学考试。当时的高等自学考试一年可以考两次,一次可以报考四名功课。工作之余挑灯夜读啃法学教材,一些正规的法学理论和新鲜的法学名言常被引用审判工作中,让法院老同志感到我的高等自学考试学有所获。1986年6月,我取得了法律本科文凭,获得法学学士学位。

  2002年,最高法院提出法官职业化建设,法官培训由学历教育为主转化为岗位培训为主,上级法院更多地围绕审判工作中遇到的热点问题或者结合新颁布的法律法规进行专门的业务培训。记得2002年湖南高院组织当时任法院民事庭庭长的我们业务培训,邀请最高法院法官宋春雨给我们讲授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后来我又参加了湖南高院组织的《婚姻法司法解释》和《合同法》等业务培训。

  2007年,我参加了全国法院四级高级法官续职资格网络教育培训。四级高级法官续职资格网络教育培训按照法官从事的审判工作性质分民事,刑事和行政三组进行。我们在中国法官教育培训网上学习三个月,要求上网学习时间不得少于180小时。我认真听取了法学院张卫平,尹田等教授讲授的有关法官职业道德,民商法律专业理论和民商法律专业技能等二十余讲课程的视频。在网上听课,答题,讨论和阅读。对一些自已喜欢的课程或没听懂的课程可以反复地多次地听讲,还可用电子邮件发出自已要讨论的民商法律问题,建立讨论组,由学员进行讨论,真是神妙极了。“米兰规则”,“法官思维特点”和“公司人格否定”等进入我们的视野,从而进一步更新了我的民商法律专业知识,有效地提高了我的民商法律专业审判技能。

  这些由“师傅带徒弟式”的法官培训到网络法官培训的培训载体的变迁,展示的是一幅改革开放30年来法官培训变迁的动人画卷。
责任编辑:胡清文